不同战线的司机,同样的春运坚守
  长途客运司机郑泽杰。受访者供图
  出租车司机荣文锋。受访者供图

  春运对火车司机是一次大考

  姓名:高骞

  身份:中铁广州局集团广州机务段司机

  春运服务时间:13年

  高骞是中国铁路广州局集团公司广州机务段广深运用车间广深潮车队的一名动车组司机,13年前他脱下戎装换上工装入职广州机务段,把军人“一点儿不能差、差一点儿也不行”的敬业精神融入日常工作,从出勤想什么、接班干什么、上车控什么、行车严什么、专业学什么、机班落什么、交班交什么、退勤要总结等“八环节”卡控行车安全。

  “刚到广州机务段时,我就是一张白纸,”高骞说,13年间,他从驾驶货运火车到驾驶城际列车,再到现在驾驶高铁动车,高骞深知自己是如何从“门外汉”变成“老司机”的。

  工作之余,只要听说有故障机车回来整备所检修,他总会第一时间找到执乘司机询问故障现象、处置程序,翻看作业指导书与车队探讨故障处置方法,并将典型故障案例总结归档,进一步丰富自身的行车经验。

  在高骞看来,火车司机实际上是一个枯燥、单调的岗位,过年过节,旅客回家,自己则要坚守岗位。高强说,火车司机就是“逆行者”,当春运期间看着广大旅客拖家带口搭乘自己驾驶的火车安全到家,他就很开心,很有成就感,“既然选择了这个岗位,就要坚守下去。”

  高骞说,虽然现在行车经验丰富,但刚当火车司机的时候,也有过尴尬的情况发生。“刚开始的时候,会遇到很多不确定因素,比如有些站台比较短,有些股道比较长,有些坡度比较大。”高骞说,刚开始经验不足的他有时进站踩刹车会过猛,导致列车出现急停,车上乘客出现前后走动的情况。“这种就比较尴尬了。”高骞说,事后他都会将每趟车的不确定因素记录下来,再思考该怎么开车,“哪个地方要慢行,哪个位置要刹车,现在我都牢记于心。”

  高骞说,司机遇到内急也是件尴尬事,因为人手问题,并不是每趟车都能安排两个司机执勤。“如果内急,那就要提前让列车长空出一个厕所,进站后司机就可以马上上厕所。”高骞说,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火车司机一般都不敢大口喝水,“每次喝水都是抿下嘴,沾湿嘴唇而已。”此外,为了在驾驶时让注意力始终保持高度集中,高骞也会常备清凉油用来提神。

  春运年年有,年年都不同。今年春运,高骞所在车间担当赣深高铁接广深城际跨线运输任务。

  春运对火车司机是一次大考,“白天开完,晚上还要加开。”高骞说,可能一天有十六七个小时在车上,剩下的时间就是吃饭睡觉,“工作强度还挺大的。”

  “总以为他可以多陪陪家人,没想到他总是很忙,不仅见不到人影,还不着家。”这是高骞妻子对他的评价。而在高骞看来,跟家人聚少离多,是火车司机这个岗位普遍的“难”。“我们同事有句玩笑话,回家就像回招待所,睡觉洗衣服吃饭,然后又出门了。”高骞说,火车司机没到点下班的概念。“比如一到下雨天就会限速,节假日人多车多,出现晚点。有时临时有任务,也要放下家里的事,回单位上班。”

  当记者问高骞有没考虑换个岗位,他说,换岗位肯定是可以换的,“但是岗位就在那边,你舒服了,其他人就辛苦,因为你的工作总得有人干的。”

  近年来,高骞因工作表现突出,相继被评为“集团公司青年岗位能手”“集团公司优秀青年志愿者”“段优秀共产党员”等。

  

“春运宝宝”曾在客车上出生

  姓名:郑泽杰

  身份:广州南汽车客运站惠阳班线司机

  春运服务时间:23年

  “每个人都想回家,每送一班乘客到达目的地,我会替他们高兴,很有成就感。”就是凭借着这份信念,往返于广州南客运站和惠州惠阳的郑泽杰在春运路上服务了23个年头,他笑称自己是“老客运人”了。

  长途客运的路途时间说长不长,但车上发生的事还真不少。郑泽杰笑说:“客车上最多的就是丢三落四的马大哈,钱包、笔记本、背包,甚至乘车必备的身份证都有。”每一次拾获失物,郑泽杰都会妥善保管并及时上交。20多年来,郑泽杰因为拾金不昧收到不少市民送来的锦旗。

  不仅仅是物件,还有“春运宝宝”出生在郑泽杰驾驶的客车上。“大概十几年前,有个怀孕八九个月的孕妇突然肚子痛,我一个大男人也不懂该怎么办,只能立刻停车询问情况。”据郑泽杰回忆,当时孕妇腹痛不止,在场乘客都十分焦急。“还好有位乘客懂相关的知识,因为我们班车会经过增城,所以我就立刻往附近的医院开,结果在快到医院的时候,孩子在车上就出生了。”到达医院后,产妇立刻被送进产房,郑泽杰松了一口气,继续带着一车乘客踏上回家路。“后来得知产妇和孩子都很健康,我也安心了。”后来,郑泽杰都会留意途中的医院,以备不时之需。

  

除夕夜,有羡慕也有感动

  姓名:荣文锋

  身份:广州公交集团白云公司出租车司机

  春运服务时间:超过20年

  家在湖南的荣文峰师傅在广州交通线服务超过20年,几乎年年都参与春运的客运工作。

  “印象深刻的是有一年的年二十八,有一个韶关的学生买不到票在客运站门口着急得快哭了,她站在那里,让我想起了我的女儿,看着特别心疼。”后来,女孩上前询问荣文锋打车去韶关的费用,荣文锋明知打表计费可能要超过800元,但谎称不到200元就能到,于是那位学生乘坐荣文锋的出租车顺利回了家。“到韶关后,见到了她的父母,但我也只要了来回的油钱,希望他们一家能过个好年。”

  大年三十晚上是荣文锋最忙碌的时候。“大年三十赚得比较多,为让家里人生活好一点,我几乎没在家吃过年夜饭。有时候正好要带着别人去一家团聚,心里也是说不出的羡慕,很想念我的家人。”

  这种特殊时刻,也有乘客让他感动得流下眼泪。“我记得有一年大年三十夜里,我载了一对夫妻,他们正准备去吃年夜饭。在车上,他们问我有没有吃年夜饭,我跟他们说要工作,他们就热情地邀请我跟他们一起吃。”荣文锋说:“当时真的是很感动,每次遇到这些善良的乘客,我都会觉得非常温暖。”